你后悔嫁给现在的老公吗?评论扎心了……

2018年08月25日 13:42    相关标签:大口改小

https://img.miyanlife.com/mnt/timg/180825/1342131944-0.jpg

01


星光璀璨,人来人往的宴会厅,处处透露着热闹非凡。

然而在会场的某一个角落,却呈现出与热闹不一样的风景。

楚洛儿身穿黑色抹胸连衣裙坐在沙发上,头发简单的全部盘了起来,露出了精致粉嫩的小脸,小脚丫一晃一晃的,高跟鞋凄凄凉凉的被抛弃在一边。

此时的她,微眯着眼看着熙熙攘攘的一切,眼神冰冷,一脸无趣。

她其实不喜欢这种场合,然而,却被赶鸭子上架了。

楚洛儿想到前段时间的一些传言,然后,她笑了。

无奈的将恨天高穿好,楚洛儿慢悠悠的往洗手间方向走去,心里却在想着找机会去搞事。

她边走边刷手机,看着好友们在群里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世纪难题,有些无奈了起来。

楚洛儿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手,一抬头,便发现一个男人在那边洗手。

脑子还在想着事情,没想太多的她,一脸茫然朝着男人点点头。

凉水带来的些许冷意,楚洛儿还没有来得及感叹,洗手的动作陡然停住。

等下,她刚刚看到了什么?男人?

楚洛儿抬眼望向身旁,原本呆呆的眼神,在确定了什么之后,瞬间很是震惊。

男人一脸的平静,楚洛儿的大刺刺的目光,似乎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。

卧槽,人才!还是臭不要脸,宇宙超级无敌那种!

楚洛儿不住的腹诽着,丫丫的,这都被人抓包了,竟然还这么的淡定!

喵的,这肯定就是老手啊!

“喂喂喂,你不许走!”

楚洛儿见男人要走了,脑子也没有多想,就直接上前拦住男人。

“放手。”

薄阎陌淡漠的看了眼楚洛儿。眉头微微的皱起,似乎很是不满。看着被抓住的手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“放什么放?放了你不就跑了?我跟你说,我已经让人报警了!”

“哦?是吗?”

薄阎陌微微扬眉,嘴角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。

浓密的眉毛泛着一股柔和的涟漪,深邃的眼眸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。还有那英挺的鼻梁,好看的薄唇,都显得那么的魅惑众生。

卧槽,真特么的,超级大妖孽啊!

楚洛儿转过头,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。

emmm,克制克制!

她竟然被一个死变态吸引了!可是,谁让她是颜控啊!

“当然是的了!你说说,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“来这里当然是解决生理需求的。难道,你有别的想法?”

薄阎陌微勾唇,似笑非笑。这是什么把戏?新的欲擒故纵?

楚洛儿被薄阎陌那带着调侃又带着讽刺的话语给刺激得老脸一红,麻痹的,臭不要脸!

“有,怎么没有?你来女洗手间偷拍偷看,你觉得很刺激吗?丢不丢人啊?”

楚洛儿气炸了,麻痹的,这年头,这种人蕞吃香,到哪都会混得开。怎么就会有这种嗜好呢?

“我说,你为什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的?”

楚洛儿说了半天,发现只有她一个人在叨叨叨的说个不停。而这人完全就是一副,看猴子耍戏的样子。

我擦,好气啊!

“我该有?”

“当然了!难道你不应该认错?就一点都不害怕?就没有什么想说的?”

“有,你很吵。”

薄阎陌看着楚洛儿期待的星星眼,轻飘飘的就送出了几个字给她。

“什么?”

楚洛儿难以置信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她吵?喵的,会不会说话啊!

“吵死了!”

“我去,你这个死变态!”

楚洛儿被气坏了,她觉得自己脑子抽了跟这人讲道理!这简直就是嚣张极了!

“嗯?”

突然,楚洛儿火气瞬间就被浇灭了,秒怂。

薄阎陌只不过是单单一个语气词而已,但是气场却瞬间升级啊!而且浑身的冷气一个劲的,不要钱似的往外冒。

楚洛儿心想着,她要不是相信科学,那就该怀疑这洗手间,呃,有其他的什么物体的存在了。

尼玛啊,好阔怕!这不会要动手了吧?

动手她倒不是很怕,只不过就是怕这人比她厉害。要真动手,会不会一秒不到就被KO啊?

“呵。”

薄阎陌看着楚洛儿气势越来越弱,身体微微的朝后缩着,讥讽一笑。

“女人,你在害怕我?”

楚洛儿正想着怎么应对,薄阎陌一把上前,她下意识反应就靠墙上了。脑海中瞬间飘过了一系列的,超级恐怖的,灭口案件。

然后,她就直接动手干上了。

巧妙地使自己脱离薄阎陌的控制范围,然后用上自己所学的对付他。小脸一改刚刚的怯懦,眼神凌厉,招招狠狠。

薄阎陌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这女人,还是挺有趣的。

原本微微的胆怯一扫耳光,眼神瞬间凌厉。招招狠辣却又没有使用蛮力,很是巧妙的跟他对打,躲避。

他原本想着,这人不过是谁派来接近他的而已。然而这女人的所有表现,却又好像不是。

不过,不管什么,他都没打算跟她纠缠下去。他微微的停顿下自己,一个错开。楚洛打空,瞬间就制止住了。

“混蛋,放开我!”

楚洛儿微微喘气,神色恼怒。她是使劲全力跟这人打的,可是,却不到几分钟就被秒了!

特么的,气死人了!这简直就是被虐了啊!

“女人,你这要身材没身材,要胸没胸,姿色一般般,还真是吸引不了我的。所以,你不要,戏太多了。”

毒,好毒!要不要说得这么的凶残啊?

楚洛儿羞恼之余,只感觉心口一阵阵的痛。特么的,不带这么的一针见血的吧?

还有,什么戏太多啊?神经病啊!这是以为,她勾引他?哎呦喂,这哪里来的嚣张自信啊?

尼玛,打不过就算了,还被毒舌暴击了,特么的,她不要面子啊?

“还有你的脑子,该去好好地普及一下男女洗手间的区别。再者,下次想要引起我的注意,你直接脱光,也许会好点。”

薄阎陌放开楚洛儿,看着趴在墙上继续装死的她,唇角微勾。

脱你丫丫的毛线啊!

楚洛儿气呼呼的,但是也很是哀怨。眼角看到的一幕,让她很想抽自己一大嘴巴子!

暴击,简直就是暴击!而且还是连环的那种!被嫌弃就算了,现在还被吐槽脑子不好。不,是眼瞎!

尼玛,男女洗手间那么大的区别就明晃晃的摆在那里呢,她怎么就,看不到?

艾玛,扎心啊!蠢到爆炸啊!

楚洛儿眼神波动,哀哀戚戚的,好不凄惨!

在洗手间伤悲了一会儿之后,楚洛儿才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开了,而且男人也走了。

我去,走得一点声响都没有哇!

楚洛儿眨眨眼,拾掇着十分受伤的心灵,也赶紧离开洗手间。

妈呀,溜了溜了,她没来过这里,没来过!太丢人了哇!

02

三天后,艺天酒店。

凌乱的脚步声在空气中回荡着,喘息声伴随着,打破了一片宁静。

楚洛儿额上汗珠密布,发丝凌乱着。那对清亮明洁的大眼睛此时微微的红着,带着惊恐,沾惹着其他情绪,神色慌张不已。

她听着后方越发接近的嘈杂,忍不住的低咒几声。然后加快脚步,左闪右躲着。

我去你丫的!

楚洛儿此时心中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着,怒火噌噌往上飙升着。身上滚烫的温度,也让她觉得无比的难受。

林依这个臭不要脸的,竟然敢阴她!而她,也真的是蠢得要死啊!竟然在那种时候走神喝了林依给的果汁!

特么的,她一早就防这防那的,去没想到,却败给了自己的走神!

她喝下果汁不久后便发觉不对劲了,然而却也晚了。她忍着身上的不适,慢悠悠的说着要去洗手间,其实是想要逃跑的。

她没有想到的是,林依竟然还派人跟着!慌乱之下,她躲了起来。然后,就听到林依说,必须找到她,将她送到慕岩的床上。

楚洛儿没想到林依为了荣华富贵,竟然这么的不折手段!

无意中得知艺天酒店集团要易主就算了,可是没想到,这场宴会,除了公布这个之外,竟然还想着要将她送给那新的主人,慕岩!

楚洛儿靠在墙上,用力的呼吸着。她现在浑身难受得要命,像是蚂蚁在啃咬着一般,汗水浸湿全身,她变得有些虚弱无力。

脑袋开始晕眩,眼前的一切,也逐渐迷糊起来。她甚至,都出现了些许的幻觉。

我勒了个去,林依还真是敢啊!竟然下了这么猛的药。

楚洛儿咬破嘴唇,些许的疼痛带来一丁点的清明。

她靠在墙上,大口的喘气着,调整好自己的呼吸。现在要是有可以测试心率的,她估计都可以破表了。

唉,逃命的感觉,一点都不爽。尤其是,她现在浑身发软,热气上涌啊!

现在的情况是,她是没办法出去的,所以她必须找个地方躲起来,等着身上的药效消散才行。

可是躲到哪里去呢?这里是艺天,她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,分分钟都是可能被抓到的。

特么的,气死人了!

楚洛儿缓了口气,不过如何,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。她咬着下唇,继续跑起来。

“哎呀。”

在拐角处,楚洛儿没注意到有人,直直的就撞了上去。那猛烈的冲击力道,瞬间就让她跌坐在地上。

她抬起头,赫然发现,是不久前洗手间那个男人!哎呦喂,要不要这么的巧啊!

“嗨,好巧啊!”

顾不得疼痛,楚洛儿爬起来,原本是想要继续跑的,但是却似乎听到了身后找人的声音

脑子快速的转了一遍,她顾不得那么多,抓着薄阎陌的手,对着他笑颜如花。

“放手。”

薄阎陌面无表情,看了被抓着的手,再瞥了楚洛儿一眼,危险冷意骤现。

“那什么,你能帮帮我吗?”

楚洛儿费力的喘着,原本绯色的脸蛋,瞬间更加的红了。她现在只觉得无比的尴尬,但是,没有办法了。

“呵,对着一个洗手间的变态求帮忙?你的心,真大。”

薄阎陌扯扯嘴角,态度越发的冷淡。这女人脸色这么的异常,还真是有点奇怪。

“对不起,是我误会你了!但,但是现在,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忙!”

啧,长相大气,实则小气得很呢!

楚洛儿抿抿嘴,正了正脸色,认真的道歉着。

她其实是想找地方躲起来的,但是因为他,她想到了一个方法。只是,需要他稍微的配合一下。

只是被他这么说,她觉得超级无比的难为情。

但是,难为情又如何?被嘲讽又如何?只要度过眼前的困境,被说几句又怎么样?反正又不痛。

“不好意思,没有那个同情心。”

“你!”

楚洛儿被薄阎陌薄凉的话语给惹恼了,身体里面的热气乱窜着,她一下控制不住,整个人便猛地趴在他的身上。

我去,不行了!不管啦!

“那我,我投怀送抱行不?你,你不是更喜欢脱光的吗?去你房间好吗?我,我身材其实还是可以的!”

楚洛儿抓着薄阎陌的衣领,额头靠在他的胸前。说完话后,热气再次涌上了脸蛋,都红得可以掐出汁来了。

我勒了个去,在这之前,她不会相信,有一天这些话会从她嘴里说出来的!

她琢磨着,估计今天还会有更多的,刷新她的三观的事情发生的。

唉,心好累啊!

“呵,你……”

正当薄阎陌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薄唇突然一热,柔软的小手勾着他的脖子,将他人往前一拉。

楚洛儿很是认真的贴着薄阎陌的嘴巴,但是却一动不动。她全身僵硬无比,睁着大大的眼睛,竖起耳朵,注意着周围的动向。

突然,脚步声掺杂着咒骂声接近,楚洛儿精神再次紧绷。她眼睛死死的闭着,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。

薄阎陌看着这样子的楚洛儿,突然心生一股不舍。抱起人,稍微的调整了一个角度,让他们看起来就是在热吻中的样子。

然后,打开刚刚才离开的房间大门,闪身走了进去。

“唔!”

一声闷哼,楚洛儿被薄阎陌直接的丢到席梦思上。暂时躲过一劫的她,一放松下来,被压制着渴望,翻天覆地的窜了起来。

楚洛儿蜷缩着身体,大口大口呼吸着。她依旧很是努力的克制着身体的异样,然而似乎,越发的难了。

“怎么,还真想上我的床?”

薄阎陌微挑眉,小丫头面色呈现不自然的红晕,嘴巴红肿着,沾染着血迹,估计是自己咬的。

现下,不知道是咬得麻木了还是快控制不住了,眼神都微微的涣散了。

这怕是,被下了药吧。刚刚那些人,也是追她的吧。

楚洛儿听着薄阎陌的话,怒火蹭蹭蹭直冒,但她不想跟这人耍嘴皮子。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,然后颤巍巍的想要站起身离开。

可是,她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,扑向了薄阎陌。

看完了这篇文章后,小编想告诉各位求美者,其实医美整形行业内的潜规则很多,真与假、专业与非专业真的要抉择好!变美和毁容有可能就在一个决策之间…文章内也不便多说…想知道如何分辨是不是选择的医院和医生是正规的,大家可以点击“在线咨询”,小编再和大家详聊~

大口改小相关医院

在线咨询